我住南山我姓苏

头像画世界画的
说好不用什么画世界的结果……真香_(:з」∠)_
fo前请看
叶修‖金‖临也‖夏目‖出久‖奈布‖黑子‖吴邪‖明妃
以上为我喜欢的人,只吃以上人物受cp,可拆不逆,纯食谢谢
佛系写手,半年一更,初三可能会晋升年更_(:3><)_
脑残得和ky无差,别找我撕,黄少天的嘴喻文州的手很难受
懒癌晚期患者
社恐但 十 分 话唠
好累。
不想多说,
不谢那什么上帝,因为老子幸运所以才会遇到你——叶修。已经喜欢你六年零三个月了,我觉得我还能喜欢你一辈子。

【all叶】将死之人(二)

*懒得多bb了,没有存稿(๑´ㅂ`๑)
*黑道paro
*这是个意识流文,想到哪写到哪
*ooc角色崩坏
*神经病文,别带脑子别较真

4.叶修的身份陈果不是没有去设想,但思来想去,终究还是任其厚着脸皮住进了兴欣酒吧。
“哇啊啊啊啊啊!”突如其来的一声吼,震得叶修心惊肉跳:“干嘛啊你?”
陈果拿着一张报纸指着上面的一则消息说道:“叶修!我偶像,叶秋他,他死了啊啊!!!不可能的吧!”而后是经久不息的哭泣声,撕心裂肺,令人敬而远之。
叶修的身子一个微颤,半晌从嘴里吐出来一句感叹:“我说老板娘啊……你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汪的一下哭出来?”
正泪如雨下的陈果微微一愣,反应过来后脸上一阵扭曲。好你个叶修,是嫌她哭得太惨太吵了是吧?!
“有没有良心啊!居然说我是狗!”
“……”等等,你这,重点搞错了吧?
叶修从陈果手中拿过报纸,漫不经心的看完消息,开口安慰她:“不就是w……叶秋死了嘛,用得着哭得这么惨的吗?他跟你又没关系……”
“你懂什么?!他跟我怎么无关了?老娘喜欢他啊!”陈果红着眼看向他,难得的严肃了起来。
叶修有些惊讶,并没有接过话。
陈果也不管不顾的开始叨叨叶秋的事,大有“叶秋那么好你听了必须喜欢他然后和我一起哭”的仗势。
发觉他没有说话以后,她疑惑的回头看了两眼倚在门口抽着烟的叶修。那人垂着眼,看不清情绪。
“这些,我都知道啊。”这是叶修的回答。
陈果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一股子酸涩感。
然后她一把抢下了叶修的烟:“又抽!抽不死你!”
叶修哭笑不得的看着陈果将他的烟扔进垃圾桶,难得生出一种轻松的感觉。
比之以前刀口浪尖的生活,这几个月的日子实在是太舒适了。

5.距离报纸刊登叶秋的“死讯”已经过了好几个星期了,可叶秋依旧没有任何动静。陶轩不得不佩服叶秋那玩意儿的耐心。
要知道嘉世可是极尽手段的对他进行了彻底抹黑啊!就差没加点黄 色废料桃 色 新闻什么的了。可人家叶秋对此依旧是毫不理会,弄得陶轩对他愈发咬牙切齿。

别问我为什么报纸能刊登这档子事儿,都说了这是灰色区域,不足为奇。

6.这边陶轩都快抓疯了还是没有叶秋半点消息,而就在嘉世老窝的马路对面的酒吧里的叶修还整天悠哉悠哉的打着酱油,顺便看陈果捡回来的人愈来愈多。。。
“我说老板娘啊,这个你为什么要带回来?”叶修指着挂在他身上的包子抽搐着问。
陈果头也不抬的回答:“想找你打架。”
“那这个呢?”
“找你的。”
“这个……?”
“还是找你的。”
“呃,这个……”
“那个是你捡的,不是我!”陈果不耐烦的吼了一句,周围顿时一片寂静。
她怎么能想到叶修这家伙那么能打,导致酒吧里多了好几个被这人打倒以后赖着不走的,她都快被吃穷了好吗?!
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叶修,陈果当机立断的出去逛街了,眼不见为净。
魏琛探头出去看了一下,再回头看向叶修时脸上悠闲的表情已全然变成了严肃。
“我说老叶啊,没想到你现在居然混得这么惨!换老夫我的话,嘉……那群家伙压根儿不可能这么嚣张!”言语间充斥着一股洋洋自得感。
叶修淡淡瞟了一眼魏琛,“呵。某个金盆洗手了的家伙还是别在那儿自大了。”
“……”魏琛并不想说话。
好听点叫金盆洗手,难听点叫年纪大了。

tbc.

码半小时的字,看一小时的小说,我又是一条好咸鱼(๑•ั็ω•็ั๑)
想剧个透,可能是be哦(๑´ㅂ`๑)当然我还没定……

不知道哪出问题被屏蔽了,一脸懵╭(°A°`)╮

评论
热度(21)
© 我住南山我姓苏 | Powered by LOFTER